推荐资讯

崩或者不崩前面10话以搞笑为主但是这角色——这个世界的女侠客对

发布时间:2018-08-20 15:37 浏览:
 沈昕没看过《伏妖志》,但对《半月刊·飞跃》却非常熟悉。
 
    这本杂志和一般杂志不同,它是一本彩漫,同时风格也比较固定,通常与华夏关系比较密切,里面多是武侠或者仙侠类的漫画,有时也有一些历史向的漫画,风格和《大唐双龙传》比较相似。
 
    杂志的画风要比《ic futura》和《anga fly》硬朗,不同的风格也给了《飞跃》不一样的读者群体,使得这本杂志的单期销量在300万册以上,成为了三大刊中的最后一刊。
 
    网络上,读者对《伏妖志》的评价不低,出版了两本单行本,累计销量也超过了50万册,确实有资格获得新人奖。
 
    下一届厉害的新人还没出现,沈昕也不知道谁会是自己的对手,通常情况下,要等单行本发布,再根据单行本的销量来推断新人的实力。如果这样推测的话,过年之后应该就会有眉目了。
 
    沈昕也不着急,毕竟《y's》刚开始连载,他还有大把时间去提升自己的名气。
 
    “漫画盛典”的最终大奖,“年度最佳长篇漫画奖”被《周刊ic futura》的当家刊物《龙王传》摘得,由于一本漫画只能获得一次,所以,其他杂志社也没什么意见。
 
    关掉电视之后,沈昕回头看了一眼郗慕莟,小丫头却两眼发亮地看着电视。
 
    “怎么了?”沈昕不解道。
 
    “明年,如果昕哥也能上去领奖就好了。”郗慕莟一脸羡慕。
 
    “没问题,不就是‘新人奖’吗?”沈昕揉了一下鼻子,《y's》并不是没有获胜的机会。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虹川某公寓。
 
    丢在地上的手机响起了铃声,在响了半分钟后,终于安静了下来,大致又过了十几秒钟,铃声再次响起,但依旧没人接。
 
    如此反复了五六次,隔间的房门终于打开,一名大约三十多岁的中年人气愤的走出房间,看了一眼还在客厅内伏案作画的年轻人,无奈的叹了口气。
 
    他捡起地板上的手机,接通了电话。
 
    “简编……”
 
    “叶和煦呢?”
 
    “叶老师他……”中年人扭过头,那名年轻人带着头戴式耳机,蹲坐在转椅上,拿着g笔,在画纸上飞速移动,“他正在作画。”
 
    “作画?那为什么不接我电话?”
 
    “呃……”助手挠了挠头,不知道该怎么解释。
 
    “该不会戴着耳机吧?把电话给他!”
 
    助手连忙把手机从耳边移开,来自话筒内的怒吼,使得手机发出了轻微的震动。
 
    助手走到叶和煦的身边,轻轻喊了一声“叶老师”,不料蹲坐在椅子上的叶和煦突然站起,正好顶着助手的下巴。
 
    助手惨叫一声,双手捂着下巴,蹲在地上,叶和煦也从转椅上跌落下来,双手紧紧抱住了头。
 
    “喂喂,怎么了?”
 
    电话里的声音非常焦急,但两个人都捂住各自受伤的部位,发出痛苦的呻吟。
 
    大约半分钟后,助手的下巴才有了知觉,他捡起地上的手机,举起来想要狠砸在叶和煦的身上,但看到叶和煦双臂抱头,蜷着身子,又忍不下心。
 
    助手正打算把手机给他送过去,叶和煦突然坐了起来,双眼冒着精光,“就是这种感觉。”
 
    他扶起倒在地上的转椅,再次蹲坐在上面,双手摸了摸桌子。
 
    “咦,我的g笔呢?”
 
    助手也环顾四周,在地板上发现了g笔。
 
    “叶老师,g笔在这儿……还有简编的电话。”助手把笔和手机放在原稿纸上。
 
    刚才那一下,真要了他的老命,直到现在,他说话还不是太利索。
 
    “诶?你怎么了?啊,刚才撞得是你啊?我说怎么像是撞在什么东西上了。”叶和煦取下头戴耳机,一副了然的表情。
 
    助手欲哭无泪,不用说,刚才拿一下,撞在头戴耳机上了。
 
    “简编的电话。”助手指着手机说道。
 
    “她?她能有什么事?”叶和煦一脸迷茫,摁下了手机的免提,“喂,简晓眉,找我什么事?我现在正忙。”
 
    “今天为什么不来参加漫画盛典?”
 
    “哦,忘了这件事了。那时候我突然有了灵感,就留下来作画了。”叶和煦想了想,应该是这个原因……吧。
 
    “这件事先放一边,明年的新人奖评选,你要不要参加?”
 
    “不要……没厉害的人,胜之不武。《anga fly》也没什么厉害的新人,《ic futura》更差。对了,听说三大刊平分了过去15届的新人奖,明年就给别人吧?”
 
    “不行!我们杂志社先不说,你怎么知道《anga fly》没有新人?说不定过一两个月就蹦出一个呢?到时候,你就算想参加也来不及。再说,小杂志也不是没有厉害的新人,画《摇摇欲坠》的陈子蛟,也挺不错的。”
 
    “哦,你说那个本子画家?他画女人是不错,其他方面很一般,而且,我听苏瀚说,《摇摇欲坠》是她的练习之作,里面有一些小坑。嗯……我不知道他能不能把这些坑填上,万一填不上,《摇摇欲坠》估计要完蛋了。”叶和煦想了想,又戴上了耳机。
 
    “那还有其他人呢,其他人也很厉害……喂,喂——”简晓眉听到没人说话,头皮发麻,“喂,你这个混蛋,不会又戴上耳机了吧?你等我,我在就去找你!”
 
    “嘟嘟……”
 
    助手捂着下巴,摊上这样一个主笔,真是无奈。
 
    不管了,赶紧睡觉,指不定什么时候,简编就过来了。
 
    助手回到卧室休息,不知过了多久,终于有了困意,眼见就要睡着了,突然听到门外“咚”的响声传来,睡意全无。
 
    不用说,简编来了……
 
    助手叹了口气,只能从床上爬起。
 
    戴着降噪耳机的叶和煦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直到一摞子杂志突然压在他画好的原稿上,才注意到身边站着一个人,便抬起了头,却看到一个短发女生正低着头,怒目而视地看着他。
 
    这个女人二十出头,细眉如锋,双眸明亮,高翘的鼻梁下,是薄薄的嘴唇。身上穿着黑白相间的中袖衬衫,由于太热,解开了一个扣子,一手掐腰,一手扶着桌子。
 
    “我把最近一期的杂志都买下来了,这只是一部分,楼下还有……我不相信,就没有一个让你敢兴趣的新人。”
 
 第39章 对手
 
    这一夜,简晓眉没有回家,更没有睡觉,而是让助手把楼下的杂志都搬上来,再把没见过的作者所绘制的漫画一一挑出。
 
    “不行!画工不扎实。”叶和煦盘腿坐在地板上,随便翻了一本杂志,便把这本杂志丢到了身后。
 
    “这一本呢?”简晓眉把挑好的下一本丢给了叶和煦,对方看了两眼后,又丢掉了。
 
    “简晓眉,你推荐漫画的时候,能不能看一眼分镜?至少也要有差不多的水平吧?”叶和煦抱怨道。
 
    “真是对不起,让你多看了两眼的‘垃圾’。”简晓眉咬牙切齿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嗯,下次改正就好。”叶和煦点了点头,又接过了简晓眉递来的杂志。
 
    改你妹……
 
    简晓眉恨不得把书丢在叶和煦的脸上。
 
    “咦?”
 
    “怎么了?”正在气头的简晓眉不解道。
 
    “《摇摇欲坠》突然有趣了。”叶和煦摸着下巴,看着铺在地板上的漫画。
 
    “诶?你是不是有了和他竞争的兴趣?”简晓眉心中一喜,连忙问道。
 
    “没有。”叶和煦摇了摇头,“和之前比,质量没什么提高,只是以后剧情的发展,让我感到有趣罢了。”
 
    “怎么有趣?”简晓眉问道。
 
    “崩……或者不崩。前面10话,以搞笑为主,但是,这一话新出来一个角色——这个世界的女侠客。对了,你看过苏瀚写的《摇摇欲坠》的剧本吗?”
 
    “没有。怎么了?”简晓眉不解道。
 
    “嗯……也没什么。这个女侠客是新创角色,不知道会对后面的故事有什么影响。”叶和煦仰头想了想,“毕竟,我也不是原作者。”
 
    简晓眉点了点头,如果叶和煦说的是真的,那么《摇摇欲坠》应该有偏离大纲的迹象。
 
    在创作的过程中,作者时常会产生一些奇思妙想。如果作者把这些想法写进或画进作品里,便会与之前的大纲不一致,进一步,可能会延伸成完全不同的大纲。
 
    对创作者来说,出现偏离大纲的情况很正常,但要注意控制故事发展的方向,否则,故事很可能会圆不回来,从而走向未知领域,然后,故事就崩了。
 
    “这本是《anga fly》,也是我们最需要提防的杂志,你看一下,有没有需要注意的新人。”
 
    由于是老对手,简晓眉对《anga fly》的漫画家还算熟悉,正在连载的漫画中,肯定没有厉害的新人,但短篇就不好说了。
 
    同为三大刊,《anga fly》只是比《ic futura》稍弱,实力当然没得说,能在上面连载的新人,实力都还不错。
 
    “唔……”叶和煦弓着身子,快速翻了最新期的《anga fly》,大致看了两三个短篇之后,合下了杂志。
 
    “怎么样?”简晓眉问道。
 
    “应该有不错的新人,但不在这一期。”叶和煦说道。
 
相关阅读